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三国吕布之女 > 第1196章 清闲司马拨天下

第1196章 清闲司马拨天下(1 / 2)

谋算能够成功,实力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袁谭对自己的实力有了误解,对于风险杠杆也拉的太大,与赌博无异。他是完全的上头了!

而且他又哪里知道司马懿的无耻与正常人的无耻不一样呢,那时他再质问,司马懿完全可回他:事情是张辽那厮做下的,关我司马懿什么事呢,我劝过了,张辽不听我的啊……

这样那样甩的一干二净,他甚至还不用出力出主意,还能假扮个无辜。

毕竟论实力,在武将之中,像张辽那样的不多!以前像颜良那样的大将都还在的时候,张辽还要收着些。

但这些大将都死的差不多了,这中原,只要张辽兵力足够,还不得横着走?!

什么叫横扫千军的实力呢,就是对手如果太菜,有实力的武将都能做到横扫千军。

大将如同坦克,敌人手中没了坦克的存在,再有兵力,都只是数量上的优势,而不是真正的优势啊。

对程昱就是这样,程昱深深的感觉到了无将可用的掣肘,如果他手中有将可用,他不至于一直无功不能寸进,一定行事会更激进。

很快袁谭就也会明白这个道理。

袁谭其实是在下着巨赌,他虽不安,但却心存侥幸。

为了威慑司马懿,他故意去了信给司马懿:司马军师如何保证张合三人不犯青州?!倘若犯,冀州与邺城,军师拱手相让于我矣。

司马懿看到信的时候,内心都不禁笑喷了。

这是威胁,其实也是交换,或者说,其实是祈求,而且是把脖子伸进别人的圈套里来祈求。

他究竟知不知一旦入觳,生死皆不由自己,哪里还能摆着以前世家子的谱去与对方谈条件?!

司马懿笑吟吟的嘲讽着袁谭的脑回路,漫不经心的回复袁谭:可也。若懿与徐州军各将敢犯青州,徐州必散矣。

一是,这种赌咒发誓其实一点用也没有,遵不遵守这种约定,只看后来各时的情势而已。谁信谁傻。尤其是刀都快架到脖子上了还敢赌别人的人品,更傻。二是,拿徐州发誓,反正付出代价的是徐州,散了更好。

司马懿毫无心理负担,回复的那叫一个丝滑顺畅!

待信寄出,司马懿慢悠悠的抿着茶水,不得不说,徐州新制的茶真不错,这种新的烹茶法也很清香,只将茶炒制,滚水沏出,自有一番清香滋味。

真是悠闲啊。

细数现在最闲的人是谁,除了司马懿没有旁人。他轻拨局势,悠然见事发展,毫不费心费力。有那筹谋的闲功夫,还不如喝点茶呢,接下来就是吃瓜时间。

外面打生打死,与他何干!?

他看着就行。

所以,张辽费劲巴拉的寄了信来问军师可有何策的时候,司马懿轻描淡写的回复:“邺城被围,懿不可动矣,只守好邺城门既可,外面之事,自有文远决断。”

张辽接到信的时候,嘴角抽搐了好久,既无语又叹气,谁能有军师闲?!天底下再没有比得过此时军师之闲的人,明明邺城被围着,他却不难受不担忧,口口声声的说着,守好门就行,其它事,关他啥事,自有他张辽处理!

这话,真的诛心,倒不是对他,而是对程昱。

程昱对比起司马懿来,太操心了,担忧着邺城,担忧着幽州,担忧着张辽,又担着青州和袁谭,简直是一份心恨不得掰成八份来用!

所以,劳心劳力的反而无功,而随意拨弄几下,没事就摆烂的人,反而游刃有余,坐看事情的发展?!

天下还有这种道理,连张辽都有点替程昱憋屈了。都是军师,差别为什么这么大呢!

都是打工人,他张辽为啥就是劳碌命呢,去问一下有没有计策,直接啥都不管!

要不是知道司马懿也推了一手袁谭攻打袁尚,张辽都觉得他想连带他自己和邺城一并卖给曹操了!

枉他命人突围程昱的防线,找到缺口,往城上射箭送信啊。

看这样子,邺城虽空虚,军师是半点也不担忧城门会被破。不,他只是将担忧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张辽头疼的捂住了脑壳,这意思是要他来与程昱对弈?!

全权交给自己的意思了?!

司马懿只坐享其成!

“一个个的,都不省心啊!”张辽苦笑着狠狠的叹了一口气,无奈而有点佩服赞叹的击掌道:“好一个司马军师,如今属他最悠闲,各方都在拉拢他,他只需随意拨弄两下,就能操控局势,根本都用不着劳心劳力!”

曹操,程昱,袁谭,袁尚都在拉拢他。而司马懿却只是四两拨千斤的轻松,把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因为急的人不是他!也不用是他!

张辽心情有点复杂。

看这样子,他是不操心,也不担心自己应对不好。

而对程昱这事,只能靠自己随机应变了!

他的心情很微妙,有点佩服的同时,又有点被甩锅的憋屈,该死的,这狗军师,有点可恨!张辽心态有点小崩。不是为这局势,而是为司马懿。他就想着,人与人之的差距与境遇怎么就这么大呢?!

此时感慨这一声的可不止是张辽,而是程昱,程昱更崩溃!

程昱现在真的要哭了。

王忠不抵大用,根本无法横切张辽的拦截去阻击张合张虎和马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慢悠悠的往青州边去了!

而袁谭那个蠢货,此时此刻,像被鬼迷了心智一般,此时竟然相信了司马懿那个狗头军师的承诺?!

战场之上,竟然能相信敌人的承诺。

“蠢货,蠢及此,怎么配是袁本初的儿子!”程昱又急又气,破口大骂着,已经无法保持风度,急的来回打转。

此时,沮授听了都难得的没有反驳。

他越来越沉默了。

最新小说: 劫数【古言nph 】 住在我楼上的那位活爹 逃离异世界(无限流) 雾隐晨曦(H) 浪柳鸣蝉(重生 1V1 ) 完美答卷NPH 颅内春日(1v1) 不挨操就会死(高h) 养育之情 她是我所有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