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我的十二个老婆 > 我的十二个老婆第96部分阅读

我的十二个老婆第96部分阅读(1 / 2)

一场极为普通的寒暄了,毕竟虽然两个人以前是同学,而且她还是主动的给陈之良写过情书,只不过现在的陈之良是不是还记得,她也是不敢肯定。

虽然她认为,陈之良不可能有什么大的出息,很可能还只是一个混混,但是她已经是做好了准备,就死将这场对话,当成是普通的寒暄,然后自然是不会留下自己的信息,好给陈之良缠着她的机会。

这边林月心里面左思右想,怎么都是想的不想让自己吃亏,而却完全不知道,此时的陈之良也是只能够是在心里面苦笑。

毕竟他之前的一系列打算,因为林月的这一嗓子,一下子就全都打乱了,要是说,陈之良对于林月没有一丝的怨念,那也是不现实的。

只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却不是对于林月展开报复,而是给他找到一个好一点的借口,然后从容的脱身,虽然,即便是这样脱身之后,他也是不能够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寻找白多多遗留下来的物件了,还需要重新制动计划,还有一些善后措施,但是他首先还是要找个借口,来开始,并且很快的结束掉这一次突如其来的会面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是你是林月”陈之良装作是刚刚认出林月的样子,然后用略带一点生疏的口气道:“没想到啊,你到了京都了,过的不错吧。”

陈之良伸出了右手,显然是准备跟她来一个礼貌性的握手。

其实,若真的是老同学见面,完全是不需要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的,即便是男女有别,不需要拥抱,但是这种公式化的握手,肯定也是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的。

看到了陈之良的反应,林月却是心中一喜,知道这陈之良似乎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有着一定的利用价值的。

他的反应显得有些陌生和冷淡了。只不过这却是林月最最希望看到的东西。

因此陈之良伸出手来直呼,林月也是微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两人轻轻的握了握,陈之良就松开了林月的手。

这一抹显然也是看在了周围的店员,以及跟在林月身后的帅哥的眼中。只不过大家的表现确实完全不同的。

那些店员,一看到这里,立刻就是知道没有什么东西可看了,毕竟向他们这种奢侈品店的店员,虽然是本身并没有什么钱,但是见识到的有钱人,可是真的是很不少。

因此,他们一看到这两人的架势,就知道这里面没有什么八卦可看的了。于是一个个又重新的转过头去,或者是殷切的望着那些有可能成为自己顾客的人士,摆出一副职业的微笑。

而跟随在林月身后的帅哥,起初的时候,看向陈之良的目光,那简直就是仇恨加高高再上,显然是将陈之良当成了那种所谓的“青梅竹马”了。

现在也是目光变得柔和了下来,不光是看着林月显得十分温柔,即便是看向陈之良,也没有了什么敌意了。

虽然在他的心中,也是同那些店员的心中,依旧是对于刚才林月有些失态的喊了那一声,感到有些怪异,但是现在也是以为只是林月突然见到以前的老同学的一种,正常的反应罢了。

既然陈之良已经是开了一个好头,那么林月自然就会按照这条道路接下去了。

于是接下来的两人呢的对话,就成了哈无营养的对话了。

“是啊,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京都了。”

“喔,那不错啊,我还在南市呢,最近来京都旅游的。”

“那你可要好好看看故宫和长城,早晨的升旗仪式也不鞥错过。”

“好啊,多谢你的介绍了。你看――”

“你有事先走就行了。”

“回南市的话,记得出来聊啊。”

“嗯,拜拜”

“拜拜”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陈之良既没有真的多说什么冠以自己的事情,而林月也是没有问什么特殊的问题,两个人就这么没有营养的说了几句闲话,甚至都没有交换联系方式,然后就相互道别,各奔东西了。

林月很是满意这次的遭遇,虽然是一处意外,但是因为陈之良的开头比较顺畅,加上她又可以的控制,最终使得这场原本还是有点故事的两个人,竟然简简单单的就结束了这次的对话,然后并不会给对方的生活带来任何的影响。

只不过,当陈之良离开了之后,林月却是又有一点怅然若失了,刚才陈之良的表现,虽然是她最需要的,但是却并不是她最想要的。

毕竟当初,虽然她写情书给陈之良,虽然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陈之良是混混,在当时的林月来看,正是一个可以改变自己生活和人生轨迹的男人。

但是,若是说在这其中,她一点感情,都没有夹杂其中的话,那么也只是自欺欺人吧了。

虽然当时的陈之良根本就无视了她的情书,但是对于这个记忆深刻的男人,其实在林月的心中,还是有些特殊的感觉的。

最起码,刚才的环境之下,林月最最希望看到的,还是陈之良变现出来的悔恨、自责,哭着喊着要给她当男宠这一类的情景。

虽然她知道,刚才的情况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但是人总得有点疯狂的幻想才对不是

尤其是,虽然刚才的一切,都是林月最希望看到的,但是却是主动权全都是抓在了陈之良的手中,是他的话语,一下子就让人听出了那完全就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的感觉,也是他首先公式化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来准备握手。

这一切,即便是林月所想要看到的,但是也是她所耿耿于怀的。因为在当初的时候,陈之良已经是无视过她一次了,到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是到了现在,即便是面对着现在的自己,这个陈之良依旧是选择了无视

林月越想越生气,虽然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生的什么气。只不过她就是气不过的样子,难道是因为陈之良的态度可是她为什么要注意一个烂仔的态度难道就只是因为她曾经给他写过一封情书,而被无视了么

林月知道自己的情绪不对,但是她却是就是停不下来,就是不断地想起陈之良,以前的陈之良,成了混混的陈之良,现在她刚刚见识到的陈之良。

在商场里面,无聊的逛了半个小时,林月就因为自己脑子里面全都是陈之良的影子,而再也没有了逛下去的心情了。只能是离开了这里。

这一切,虽然是没有在引起这里的店员们的注意,但是一直都是跟在林月身后的那位帅哥,则是全都是注意到了林月的表现,显然在从事见到了那个男人之后,林月就变得突然之间心不在焉起来。

第一卷第344章第三百四十三章中断

帅哥的心里面,其实是十分的愤怒的,他本来知道,自己只是这个领女人的玩物,至于到底是能够在在这个女人的身边,带上几天,他的心中,椰丝没有什么自信。

只不过,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其实又有哪一个不是这个女人的玩物呢即便是那个自以为将林月当成是玩物的王公子,最终还不是被林月玩弄的心有愧疚,从而送出了更多的利益

因此,其实即便是这个男人知道,林月还有着其他的几个男人保持着关系,其实他是不怎么在乎的。

就如同当初的林月,一心想要进入到那个权贵的圈子里面一样,他也只是靠着出卖色相,通过林月来获得一些利益,只不过因为林月的美貌,他其实是一点亏都没有吃的。

因此,即便是他知道林月的其他男人,甚至是面对面的见到他们,他其实也不会有太多的情绪。

只不过,这一次,他心中却是不可遏制的出现了怒火,不是针对的林月,而是针对的那个叫做陈之良的男人。

至于为什么,因为他可以轻易的感觉到,这个男人,在林月的心中,是有着一种截然不同的身份的。

这种身份,并不是恋人或者是情人,自然更不是跟他相同的身份呢,而是那种仿佛是值得回忆的片段,是林月记忆的一部分,甚至是十分重要的那一部分。

这是他所不能够接受的,因为虽然在林月的生命之中,已经死拥有了不少的关于男人的记忆,而且以后肯定还会更加的增多,但是他却是知道,这次的这个男人不同,他是可以轻易的就令林月敞开心扉的那一个,那么,不管他是不是准备这么做,他都不允许有人得到这样的一个机会。

在他的心中,林月就必须是现在的这个样子,将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完全不会对于其中的任何一个产生真正的感情,这就是他的信仰

“想什么呢,小易,走了啊”林月拍了拍坐在驾驶位子上的袁小易,并没有重视他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愣神。

林月心里面,还是在向着陈之良。刚才的一场会面,虽然是以一种刻意的生疏结束了的话,那么在结束之后,林月却是不经意之间,就放开了记忆的闸门,无数她曾经以为早就已经忘记了的陈年旧事,人物身影就这么猛的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而这些东西,几乎全都是跟陈之良有关系的

慵懒的倒在后座上,林月迷上了眼睛,回想着那些曾经的记忆,有辛酸,有温馨,有憧憬,有恼怒

前面驾车的小易,通过后视镜,观察着林月,只见到她虽然是逼着眼睛,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变幻不定,他知道,这肯定又是跟那个什么陈之良有关系

这令小易越发的生气了。他不禁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定要给那个什么陈之良一点颜色看看。

只不过,他却是随即,就想了起来,自己好像是也不过就是知道陈之良的名字而已,至于人家只是道京都来旅游的,若是想要找到这人,那还真的不是一家容易的事情呢。

要自导,整个京都算上流动人口,怕不是要在上亿人,就凭这一个名字,就想要找到对方,那简直比大海捞针都要艰难。

“只不过,总要试一试,不然的话,怎么甘心”小易心中想到。

离开了商贸大少的陈之良,也是没有再继续自己的计划了,因为这次突然之间出现的林月,却是只能是中断了这次的原本的计划。

毕竟他虽然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是起码在安全局,那也是挂着名号的,现在他突然就出现在了京都,必定是有心人会注意到他的。

虽然,肯定不是那种密切的关注,但是人家安全部门,可是忍受众多,只要是有那么一两个人,看顾他一下,那么陈之良的行踪,就可肯定是躲不过人家的眼神。

即便是躲过了暂时的关注,若是他的行动成功,那么肯定是会惊动整个京都的,到时候,只要是有心人一查,自然就会注意到他的身上,在已联系之前的来龙去脉,那么他是怎么都不会逃脱掉的。

原本陈之良的打算,就是以自己不再京都为借口,从而是找到不在场的证据,以此来洗脱自己的嫌疑。

只不过,现在因为林月的突然出现却是使得他原先的打算,全都是落空了。而且在南市,芳芳的一些列布置,也有可能反而是成为了引人怀疑的动作了。

因此一出了商贸大厦,陈之良并没有关心任何的关于林月的事情,而是立刻给芳芳拨打了手机,将这次的事件告诉给啦她,并且关照她之前的布置要全都取消掉了。

“那你接下来的行动怎么办”芳芳在电话里面关切的问道。

“随机应变吧。”陈之良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要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你就回来吧,不要鲁莽行事,我们再重新策划。”芳芳最担心的就是陈之良以因为责任心的问题,而轻率的行事。

陈之良听到芳芳的劝告,微微一笑:“放心吧,老婆,我又不是傻子,就算是为了你,我也得好好地活下去的,不会鲁莽行事的。”

“你啊,就会口花花。”

“嘿嘿,老婆,亲一个。”

“想得美,滚。”

挂了电话,陈之良却是又重新皱起了眉头。虽然他知道芳芳说得对,但是他现在既然已经是来到了京都,自然是不能够放过那些能够找到白多多的线索。

只不过,他已经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么原先的计划自然是就要废止了,至于新的计划,陈之良一时间也想不出来,即便是想出来,也不能够贸贸然就进行开战工作。

而且,为了配合自己的行动,他却是不能够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的。

虽然陈之良,对林月说过,自己是来京都旅游的。只不过,陈之良之前的一系列的行为,可是跟旅游毫无关系的。

毕竟他手中拿着的可是别人的身份证,而且就连酒店的入住都是别人的身份。

这个时候,再去梗概,已经是没有意义,那么就只能是将自己对于林月的话,当做是谎话来对待了。

虽然这本来就是谎话。

那么,自己到底是来京都,要做什么呢

陈之良揽下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酒店。这个时候,一个方面,是因为自己并没有想到,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另外的一个方面,是因为为了防止以后的追查,所布下的一步暗棋。

若是到时候,真的是有人前来调查他的时候,就能够从他在意外捡到了林月之后,就会了酒店,来推断出他肯定是因为意外的耽搁,而直接中断了自己的行动,这才回到了酒店的。

当然了,那个时候的调查人员,是不是知道这个所谓的行动,其实是准备闯入京都警察局偷取证物的,那就要看陈之良在接下来的布置了。

虽然是处处都留下了一些布置,但是陈之良知道,这些都只不过是小手段,他现在最为重要,最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要让以后可能前来调查他的人以为,他这一次来京都,是有着秘密的事情要做的,但是这个最终经过了辛苦调查之后,所得出来的结果,却是不能够使它指向陈之良的真实目的,而是应该指向另外的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却是跟那些证物,所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的。

毕竟,人们都是相信自己的努力劳动,最终都是会有这收获的。若是这个目标达成了,那么陈之良就几乎不需要为自己还是不是身在怀疑名单之上,而感到忧虑了。

毕竟那些有可能负责调查他的人,自然地就会给他的行为作出解释和澄清,当然了,要想把这个计划,执行的完美无缺,毫无破绽,而且,还需要每一个时间点上,都不能偶有任何的疏漏,这却不是一件这么容易,就能够达成的事情。

因此,陈之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向了大半天,还是没有任何的线索。

时间已经是晚上了,而陈之良的肚子,也是传来了“咕噜噜”的叫声。

虽然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办法,但是陈之良可不是一个喜欢虐待自己的人,因此他还是决定从房间里出去,到这家酒店的餐厅里面,吃点东西,而且他现在既然是已经没有什么刻意的低调的意义了,那么就好像是平常的状态,就完全可以了,虽然不至于让所有的人,都能够记得他,但是也多少会在别人的心里面,留下一点印象的。

而不像是之前他的作为,那个时候,他可是准求的是完全不会在其他人的心里面,留下哪怕是一点点的线索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之前的那次会面。陈之良也不知道,是应该感谢林月使得不再虐待自己了呢,还是应该愤恨她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第一卷第345章第三百四十四章餐厅事件

这次,因为不需要再刻意的低调了,因此陈之良也不再是穿着之前的那一身休闲装束了,虽然在这酒店里面,你穿着正装,有可能反而像是服务人员了,但是陈之良还是换上了一身略显休闲的西装,只不过敞开着里面衬衫的一个纽扣。虽然现在天气已经是热了起来,但是在这酒店里面,却是四季如春的,自然是并不需要穿的过于单薄。

最新小说: 劫数【古言nph 】 住在我楼上的那位活爹 逃离异世界(无限流) 雾隐晨曦(H) 浪柳鸣蝉(重生 1V1 ) 完美答卷NPH 颅内春日(1v1) 不挨操就会死(高h) 养育之情 她是我所有余生